欢迎您,您是本站第2970013位访客

主页 > 律师随笔 >

(原创纪实小说)流氓律师8 法庭较量

来源:温州律师 温州刑事律师 温州刑事辩护律师 温州刑辩律师 王青山律师 温州知名律师 温州著名律师    时间:2010/7/19 19:42:55    浏览:16034  次
智者攻心为上,知己知彼。智者以曲为直,善借人力,智者深谋远虑,睿智沉着,是智勇双全的“能者”。智者斗智,斗智者,才是生活的智者,也是生活的强者,更是生活的赢家。
第八章 法庭较量

(为了故事的可读性,不那么沉闷,模仿英美庭审情节)       

    智者攻心为上,知己知彼。智者以曲为直,善借人力,智者深谋远虑,睿智沉着,是智勇双全的“能者”。智者斗智,斗智者,才是生活的智者,也是生活的强者,更是生活的赢家。

    今天是开庭的日子,外面很冷,李田生的父母早早就来到了龙旺区法院。

    看到我信步走来,这对老人用力在衣服上擦了擦手,然后很用力的握住我的手说:“王律师,拜托你了!”

    老人的手掌很冰,但一种信任在我的手掌流动。

   “我会尽力的。”看着老人眼中流动的泪水,我用一种坚定的目光安慰道。

    一群记者快速的围了过来。

   “你好,王律师,我是热洲市电视台的,请问你对这个案件有什么看法?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   “暂时不方便透露,但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。”

   “王律师,你就随便发表一些你的看法吧”!记者不死心的追问。

   “如果你拿一双筷子,想插进啤酒瓶里,如果啤酒瓶不想给你插,在那拼命摇动,你能插进去吗?”我撇开记者,快步走进审判庭。

    我知道,这起普通的强奸案件能这么引起媒体的关注,就因为周和出。

    自从前几天芬妮把周和出的艳照散布网上以后,这个案件就不是纯粹的强奸案件了,这也是我要的结果,影响越大,对我们更有利。

    检察官陈锋向我礼貌性的点了点头,然后低头继续看卷宗。

    陈锋来的挺早,我知道,陈锋对这个案件很重视,特别是艳照暴光以后,社会上舆论很大,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来打赢这场官司,他不能输。

    我呢?我能输吗?

    我更不能输,不光为了李田生和正义,也为了自己,这是我杨名立万的好机会,我能输吗?

    为了让看官能明白庭审的一些基本情况和叙述的方便,先让我介绍一下吧!

    陈锋,男,35岁,龙旺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,此人上庭时从不给人留面子,字字必争,赶尽杀绝,非常较真,曾获本省十佳检察官之一。外界传言此人,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受贿,打起官司来连老妈也不认。记的有个律师说:“跟陈锋对庭,那是一种折磨。”

    法律界给他起了个外号“刀锋”。

    而陈锋这把刀,随时会砍到关键时刻。

    主审法官王益益,女,53岁,龙旺区人民法院副院长。曾主审过“加洲花园案”“王地义贪污受贿案”“阿太案”等重大案件而名动一时。此人容貌俏丽,风韵犹存,热洲市法律界出名的美女法官。一对单凤眼能洞悉一切,以审理案件做法严谨,穷追猛打,态度凶狠而著称。据说有个犯罪嫌疑人在上庭时嚣张跋扈,在王益益的追问下,当场吓的尿裤子。

    据说曾有几个法官为她争风吃醋,在街头斗殴而成为法律界的笑柄。

    法律界称她为“王二娘。”

    因为这个强奸案件,涉及个人隐私,是不公开开庭审理的,除了至亲家属外,其他人不得旁听审理过程。

    在前一天,经过我的努力,王益益终于同意所有的证人出庭作证。当然证人周和出和受害人刘丽是否出庭,王益益明确表示不会出庭。

    这里要说一下,中国的刑事案件,特别是强奸案件,证人一般都不出庭作证,法律也没有规定证人必须出庭,这就导致很多刑事案件在开庭审理时,都没有证人,只有证人笔录。当然,像强奸案件,受害人就更不会出庭了。

    2点30分,主审法官王益益和其他两个陪审员及书记员准时出现在审判庭,法警将无关人员赶出审判庭,关上门,审理开始。

    这里就不详细叙述比如:宣读纪律啊,核对身份啊,宣读公诉书,法庭调查,证据核对什么的了,一笔带过,就从询问证人开始吧。当然,因周和出不出庭,其证言就以笔录为准,当然我对他的证言和其他所有的物证都提出了质疑。

   “带证人周克上庭”。主审法官王益益示意法警道。

    周克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,目光游离的站到了证人的位置上,在核对了身份和程序上的一些事宜之后,由公诉人陈锋开始发问:

    陈锋:“在2007年1月21日那天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吗?”

    周克:“2007年1月21日中午12点左右,我叫李田生送一份文件到周总家里,就是周和出总裁家里。”

    陈锋:“那天你跟李田生说了什么?你们之间的对话内容是什么?请详细的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克:“那天因为有一份重要文件急需要交给周总,我就叫李田生把文件送到周总家里,李田生拿过文件后,问我周总的老婆是不是很漂亮?”

    陈锋:“你说的周总的老婆是不是受害人刘丽?”

    周克:“是的。”

    陈锋:“你怎么回答?”

    周克:“我说别多事,赶快把文件送过去。”

    陈锋:“当时李田生的表情如何?”

    周克:“他好象很兴奋的样子。”

    “反对,反对公诉人错误引导证人作出主观的判断。”我急忙站起来制止。

    法官:“反对有效,请公诉人注意提问的方式。”

    陈锋把几张照片递给周克:“你所说的李田生在不在这里面,如果在,请指出来。”

   “是他。”周克迅速的指着其中一张照片说道。

   “审判长,我没问题了。”陈锋把照片拿起来给王益益看了看,然后充满挑衅的对我笑了笑。

   “辩护人有什么需要询问证人的吗?”王益益询问我。

   “有。”我站了起来。

    王益益:“现在由辩护人向证人提问。”

    也许大部分的看官不知道,我国的庭审,公诉人和辩护人一般都是坐在那里发问的,不注意看,以为在睡觉。不像英美国家的律师那样站起来,充满激情的走向证人旁边发问。为了让庭审精彩,为了让法官不相信证人的言辞,我才决定发问的时候站起来,从而希望能打动法官相信我这一方。

    我看了看陈锋,然后对着周克问道:“你认识刘丽吗?也就是本案的受害者。”

    周克:“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的刘丽漂亮吗?”我笑了笑。

   “反对辩护人的提问与本案无关。”陈锋也站了起来。

   “审判长,我保证我的提问与本案绝对有关”!我向法官示意道。

    王益益:“反对无效,不过请辩护人尽快进入正题。”

    周克:“漂亮。”

    我:“那你认为一个漂亮的女人,有人在背后说她漂亮正常吗?”

    周克:“正常。”

    我:“你有没有说过别的女人漂亮?”

    周克:“有。”

    我:“李田生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,在你面前称赞刘丽漂亮,你觉的合理吗?”

    周克:“合理。”

    我:“李田生在你的公司职位是什么?”

    周克:“货车司机。”

    我:“根据我所知,在2007年1月21日那天,你公司的秘书及其他文秘人员都在公司上班,你为何会叫一个货车司机送一份这么重要的文件去受害人的家中?”

    周克:“那天公司很忙,其他人抽不出时间,刚好李田生有空,就叫他去了。”

    我:“李田生跟你熟不熟。”

    周克:“不算很熟。”

    我:“你会叫一个跟你不是很熟悉,又不是行政人员的货车司机送一份这么重要的文件?”

    周克:“那天人手不够,没办法才叫李田生去的。”

    我:“你根本是在撒谎,那天你根本没有叫李田生送文件到周和出。”

    “反对,我反对辩护人作出无端的猜测”!陈锋向法官叫道。

    “对不起,我收回刚才的话,审判长,我没问题了!”我急忙说道。

    “法警,带证人周克下去,带证人朱奶大上庭”!王益益对法警说道。

    证人朱奶大,女,58岁,本地人,住刘丽对门,是对方最有利的证人。

    朱奶大穿了一件花衣服,黑裤子,在法警的带领下,屁颠屁颠的来到庭上。

    看见王益益急忙点头哈腰,还喊了声:领导好。

    整个一标准的农村妇女。

    “请公诉人开始发问证人。”法官抬了抬手,表意朱奶大安静。

    陈锋:“你认识刘丽吗?”

    朱奶大:“认识,她就住我对门,我们是邻居,碰见都有打招呼的。”

    陈锋:“请你说说在2007年1月21日下午你看到了什么,听到了什么?”

    朱奶大:“那天我回家,开门的时候,听到对门里面声音很响,还有人在叫,像吵架似的。”

    陈锋:“请你具体说说你听到什么?”

    朱奶大:“我听到有女的声音在喊救命,还有求饶,有东西打破的声音。”

    陈锋:“你能记的那喊救命,求饶的声音是谁吗?”

    朱奶大:“刘丽的。”

    陈锋:“你能确定是刘丽的声音吗?”

    朱奶大:“当然知道了,她的声音我记的。”

    陈锋:“审判长,我没问题了!”

    王益益:“现在有辩护人发问证人。”

    我看了看朱奶大,笑着对朱奶大说:“老人家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 朱奶大:“55岁。”

    我:“资料上写你不是58岁吗?”

   “那就58岁了,哪个女人会告诉你真实年纪啊,你这个孩子真不懂事。”朱奶大白了白我。

    王益益:“请证人如实回答问题,不得作虚假陈诉,否则需要负法律责任,证人清楚了吗?”

    “知道了,领导。”朱奶大像个调皮的少女一样吐了吐舌头道!

    我:“老人家,真看不出来你有这么大了,看上去就像40多岁一样,不说还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 我拍了拍朱奶大的马屁,希望让她对我的态度先改观。

    陈锋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 朱奶大:“是吗?呵呵,每个人都这么说,我都有做保养的。”

    我:“皮肤真不错,老人家,我想请问你,你的听力有没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 朱奶大:“去,你才有问题呢,我听力好的很,多远都能听的清楚。”

    这时,陈锋笑了笑。

    我知道他在笑什么,我想从听力这方面入手从而推翻朱奶大的证言,不过白费,陈锋大概早就想到这方面了。

    我:“老人家结婚了没?”

   “反对辩护人问与本案无关的问题。”陈锋制止道!

   “审判长,请给我几分钟的时间,我会证明我的问题与本案有重大关系。”我向王益益解释道。

    王益益:“反对无效,证人请如实回答,我得提醒辩护人,请尽快进入正题。”

    朱奶大: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 我:“那你有没有跟其他男性有过性行为。”

   “人家还是处女呢。”朱奶大娇羞的说道。

    我:“这么说,你对男女之事一点也不懂了?”

    朱奶大:“丢死人了,怎么说这个啊。”

    我:“请你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“反对,我反对辩护人的问题与本案无关。”到这里,陈锋已经发现我的意图,急忙站起来阻止。

   “发对无效,证人需如实回答辩护人的问题。”王益益对我意味深长的笑笑。

    朱奶大:“那当然了,我到现在还是原装的呢。”

    庭下的法警听到这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 王益益瞪了法警一眼,吓得这个法警不自觉的低下了头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    我:“证人,我给你听一段录音,请你仔细听下,那天你听到的刘丽的声音跟这个是不是相同或差不多?”

    这时陈锋的脸开始有点变白,在那拼命的咬笔杆。

    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MP3,开始放给朱奶大听。

    MP3传出一陈杂乱的女声,当然掺杂着叫声,呼喊声,求饶声还有男人的喘气声,声音断断续续,忽高忽低,像一个生病的女人在痛苦的叫喊。

    “就是这种声音,我听到的就是这种声音,刘丽叫的就是这种声音。”朱奶大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 我看了看王益益,这个美女法官脸色微红,双腿好像在那扭动,又似在摩擦。

    而陈锋狠命的盯着朱奶大,又无力的看了看王益益,然后低着头继续咬他的笔杆。

    “我想大家应该知道我刚才放的是什么吧?这是一段A片女主角的叫床声,而证人朱奶大作为一个未经人事的女人,应该说是处女,她根本不懂她听到的是什么。她也分辨不出叫床声和求救声,她只是主观的判断她所听到的是刘丽的求救声。通过刚才的实验证明,证人朱奶大所听到的刘丽的声音,只是刘丽做爱时的呻吟声,那是快乐的声音,而不是什么求救声,所以,证人朱奶大的证言是不可信的,完全可以不用采纳。我没有问题了,审判长。”我对着脸色微红的王益益法官说道。

    “公诉人还有问题问证人吗”?法官动了动双腿,抬头对陈锋说道。

    “没有。”陈锋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 “带证人周军上庭。”法官对法警说道。

     证人周军,绿城花园的门卫,今年22岁,江西修水县人。

     因为证人周军的证言对本案没什么影响,只是证明李田生到过绿城花园而已,对于这点没什么好争议的,在此就不细说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公诉人和辩护人没有其他问题,下面进入辩护阶段。”王益益对这我们说道。

    庭审进行到现在,总体上,我占了上风,特别是在证人质证的环节。但我知道,陈锋肯定还有杀手锏,陈锋不会只有这么两下。

    难道陈锋在辩护阶段会有什么杀招吗?   

温州专业刑事辩护律师王青山,咨询电话:13957789915  QQ:719618077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
最新评论
  最前页 上一页   下一页 最后页  
温州刑事律师王青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