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,您是本站第2970004位访客

主页 > 律师随笔 >

(原创纪实小说)流氓律师7 金牌花儿的话

来源:温州律师 温州刑事律师 温州刑事辩护律师 温州刑辩律师 王青山律师 温州知名律师 温州著名律师    时间:2010/7/19 19:43:43    浏览:21051  次
芬妮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鸡心领的高弹内衣,将她的一双硕大的乳房束得高高地突起。下身穿了一条黑色长裙,那黑色的长筒丝袜紧紧地箍住了她浑圆的臀部和笔直的腿。手里拿着手提电脑,挺着胸脯,一副目高一切的样子,就象一位中央首长在检阅仪仗队。

第七章金牌花儿的话

    中午12点,COCO咖啡,芬妮准时出现在大厅。

    芬妮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鸡心领的高弹内衣,将她的一双硕大的乳房束得高高地突起。下身穿了一条黑色长裙,那黑色的长筒丝袜紧紧地箍住了她浑圆的臀部和笔直的腿。手里拿着手提电脑,挺着胸脯,一副目高一切的样子,就象一位中央首长在检阅仪仗队。

    我看了看四周,然后像地下党一样,向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 “没被人跟踪?”

    “没有。”

    “你确定?”

    “好象没有。”芬妮偷偷用眼角瞄了瞄了旁边,不太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 我们对视一会,然后哈哈大笑。

    气氛在旁人好奇的注视下,良好、幽默的开始。

    “为什么找我?”我直奔主题。

    “因为我相信你。”此时的芬妮完全没有风尘女人的痕迹。

    “相信我?为什么?”我怀疑的问道。

    “因为你是我见过第一个敢这么跟周和出说话的人。”芬妮直视着我说道,

    芬妮的表情告诉我,她没有骗我,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。

    可她不知道,我那时双腿抖的是多么的厉害。

    谈话主题就在一杯咖啡,几盘点心中正式开始。

    为了叙述的方便,我去掉一些无关紧要的感叹和其他情节,把芬妮的话总结如下:

    当时的周和出才十几岁,那个年代的人们谈性色变,更谈不上什么性教育。到了青春期的周和出,还根本不知性为何物。就像许多的年轻人一样,看见阴毛长出来,就把阴毛偷偷用剪刀剪掉。结果是,剪了又长,长了又剪,直到有天明白后才停止了这种愚蠢的做法。

    当然,年轻时的周和出也像许多人一样,常常把自慰作为平息性冲动的一种有效方法。后来,初中未毕业,周和出就和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整天混在一起。打架,街头调戏妇女成为周和出每天不变的生活。直到发生了一件事,才使周和出的生活发生了重大的改变。

    那次,周和出喝了很多酒,半夜浑身燥热睡不着觉,于是便跑到屋外想凉快凉快。忽然发现对面房子的窗户开着,灯还亮着。周和出怀着好奇心前去一看,一对年轻夫妇赤条条地正在做爱。从轻吟细语的接吻抚摸,到狂风骤雨的巫山云雨,还有那种急促的男女呼吸声,床板的吱吱声,身体接触声和极度兴奋的呻吟声,把周和出的性欲望也同步引向亢奋的高潮。

    那晚,周和出自慰了四次。

    自那以后,周和出在患上偷窥的同时,也明白了一个道理,想要女人,就必须要有钱有势。

    无可否认,周和出是个有头脑、精明的人。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周和出认识了西山区的某领导,从此过节过年,周和出就算当掉内裤,也会提上几条香烟和几对好酒去拜访该领导。当然,回报的利润那是相当的诱人。这样的事情重复的轮回,周和出也慢慢成为热洲市举足轻重的人物。

    在周和出30岁那年,小他十岁的刘丽爱上了他,并很快和他结婚。

    新婚之夜,当刘丽双手挽住周和出的脖子,温情脉脉地对周和出说:出出,我爱你时,周和出居然不能勃起。那晚不管是从从容容地爱抚还是刘丽勾人心魂的呻吟声,仍然不能使周和出勃起。

    刘丽惊呆了,问周和出有什么难言之隐。周和出默默不语,只是一根接一根地吸着烟,始终都没有向刘丽说明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 新婚之夜,刘丽就是哭泣中度过。

    直到有天周和出喝醉了,抱着头往墙上乱撞,刘丽才明白其中原因。原来周和出以前打架的时候,被人踢中的命根子,导致阳痿,说的明白点,周和出是个性无能。

    这这这......真是一个天大的新闻。

    当然,以上这些话都是周和出在枕头边一点一点告诉芬妮的。

    当芬妮说到这的时候,我在震惊的同时,向芬妮提出了疑问:

    第一:热洲市的人都知道,周和出包里必备三样东西:伟哥,避孕套,信用卡。一个性无能的男人包里放伟哥,避孕套做啥子?

    芬妮冷笑道:“就像“鹿鼎记”里吴孟达演的那个海公公带假胡子一样,这是为了男人的尊严,就是想告诉别人,他周和出是一个正常,真正的男人。可周和出这么成功,有钱又有势的男人,在生理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,你想一下,你会用什么办法来满足呢?”

    我看着芬妮,等着她接下去。

    “这个畜生就拿蜡烛滴我、拿皮鞭打我,根本不把我当人看,他就是用这种变态的性虐待来满足自己的性需要。”芬妮哭诉道!

    说到这,芬妮把裙子拉开,露出了大腿,天那,大腿上面的敏感地带全是一道一道被皮鞭抽打过的伤痕。

    当时我感到震惊的同时,居然有种性冲动,NND,幸好那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不然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也爱好这个?当然,更多的是感叹,做小姐的就是豪放,一点也不拘束。

    本来想问问芬妮,奶头有被香烟烫过吗?后来想想还是算了,等以后有机会再问吧,这毕竟跟案子不算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 第二:外面盛传周和出情人多达几十个,是否属实?

    芬妮点了一根万宝路说道:“那些也算情人?最多算周和出的宠物,是周和出拿来用皮鞭打,用蜡烛滴的。那些所谓的情人,有些为了房子,有些为了升迁,更多的是为了钱,甘心被周和出凌辱。而周和出在满足自己变态需要的同时,拿来充充场面,换回一点男人的尊严罢了。你看!

    芬妮打开早已准备好的手提电脑,熟练的点击着。

    黄天啊,全是露三点的裸照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里面的女人居然多达五十人。

    这不是她吗?她也是周和出的情人?怪不得报纸上说她的企业已经快到破产的边缘,可没几天又起死回生了?难道?

    这不是目前热洲市政界最红的女强人吗?前几天还看见她在电视上侃侃而谈?

    这不是,这不是李总的老婆吗?难道?

    天那,她也在?上次去找她办点事,看上去像圣女一样,可拍的照片,只能用不堪入目四个字来形容......

   “这些照片你是怎么得到的?”我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 “这个畜生有次发泄完,我偷看他的手机发现的,就拷贝了一份,我要把照片发到网上去,报复这个畜生这么多年来糟蹋我的结果,这就是报应。”芬妮的脸部有点扭曲又有点变态的说道。

    兄弟,得罪谁都行,也别得罪女人,特别是漂亮的女人,大家可要记住了......

    “这样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,不过,你挑几张发上去就行了,最好不要把那些名人发上去,免得影响太大,不可收拾。”我知道劝不了芬妮,只好违心的附和。

    “那我就挑十四个发上去,解解恨。”芬妮冷笑道。

    我看着芬妮的表情,仿佛看到周和出说”我杀他全家“那时的神情!一个女人要是狠起来,真是非常的可怕。

    听了芬妮的一席话,我基本上能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,猜到这起强奸案背后的故事,也更相信李田生是无辜的。

    可这个官司怎么打?后天就开庭了,所有的证据对李田生都不利,怎么办呢?

    “如果在证据上我们有利,我们就跟他们讲证据,如果证据对我们不利,我们就跟他们讲事实,如果事实也对我们不利,那就跟他们拍桌子。”

    这是我的导师对我说的一句话,我永远记的这句话,也知道这句话背后的意义。

    可这个官司难度太大了,难道真要在法庭上拍桌子吗?

    不管这样,这件官司我一定要赢,为了一个无辜的人,为了自己,也为了正义。

    正义?这个时候我居然想起了正义?有多久没记起这个词了?现在的人们心中还有正义这个概念吗?

    我怀疑自己?

    我真的是为了正义吗?

    我不知道......

温州专业刑事辩护律师王青山,咨询电话:13957789915  QQ:719618077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
最新评论
  最前页 上一页   下一页 最后页  
温州刑事律师王青山